爱游戏:《精灵宝可梦go》是哐哐哐甩了VR几个大耳光啊!

前几天,一款和Facebook、Twitter一样让国人无缘尝鲜的手机游戏《精灵宝可梦go》突然成了讨论热点,不光玩家们到处打听破解方法,就连各路媒体的兄弟姐妹都怀着“太监上青楼”的心态从各个角度点评一番。任天堂的首款手机游戏,玩法简单,界面阳春,而且基本免费,一下子就吸引了这么多眼球,真是让那些号称N轮投资,制作推广成本多少多少万的手游厂商们情何以堪。

《精灵宝可梦go》是哐哐哐甩了VR几个大耳光啊!

任天堂可不是小角色

说起来,任天堂这个公司算是游戏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角色了,《精灵宝可梦》(在老一辈游戏玩家里更熟悉的译名是《宠物小精灵》或者《口袋妖怪》)更是传奇中的传奇。《精灵宝可梦》的初代诞生20年前的Gameboy掌上游戏机上,这款画面分辨率只有160×144,只支持黑白显示的游戏却挽救了上世纪90年代中期陷入困境的任天堂公司。咋回事?当时任天堂的家用游戏主机处于青黄不接状态,被索尼的PS游戏机挤压得快要挂掉,而《精灵宝可梦》制作成本低廉,销量却非常之好,很快就救活了任天堂的老命。时至今日,《精灵宝可梦》全系列销量超过2亿份,在电子游戏史上仅次于同是任天堂旗下的《超级马里奥》系列游戏,还曾经被拍成长篇动画片,早年在国内电视台上播过。

OK,背景交代完,我们开始转入正题。《精灵宝可梦go》的技术含量其实不高,它用到了AR(增强现实)技术,就是把摄像头里拍到的现实场景与游戏中的虚拟角色融合到一起。类似的游戏其实多年前就有了,大约8、9年前我就在索尼的PS2游戏机上玩过几款支持AR的卡牌游戏,PSV上也有与实景结合的AR游戏,只是没有《精灵宝可梦go》这么火。

此前在科技圈里提到AR首先想到的是Google Glass或者微软Holo Hololens那种昂贵的玩意儿,这俩哥们儿现在看基本算完蛋了;而《精灵宝可梦go》只需要普通的手机摄像头就能玩得有声有色,是不是让业界大跌眼镜?

《精灵宝可梦go》是哐哐哐甩了VR几个大耳光啊!

AR是应用 VR是显示设备

常常与AR相提并论的是VR(虚拟现实),但一直以来更受“投资圈”、“创业圈”(特别是在国内)广泛关注的却是后者。在笔者的印象里,从2013年之后,这玩意儿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各种媒体和业内人士的嘴里。然而至今我没有亲眼见过有几个“野生用户”拿着在玩。说起来VR也是能上能下,便宜的有淘宝和华强北批发价几块钱一套的VR支架,贵的有大好几千块的Oculus Rift和HTC Vive,后面这俩算是吊了我们好几年的胃口,上市之后似乎也是叫好不叫座。我在想,等索尼的PS VR上市之后兴许还能再火一把吧。

虽然常常被相提并论,但AR实际是一种应用,而VR是一种显示设备。

在显示设备领域里有个老生常谈的口径,就是“内容资源匮乏”。当年3D显示出来了,很多专家和媒体就出来说“3D难普及,因为内容资源匮乏”;后来出了4K显示,又有专家和媒体宣称“4K男普及,因为内容资源匮乏”;现在VR被热炒,还是有不少人在那里说“内容资源匮乏”,好像这几个字成了专家们“装B”的万金油。

实际上呢?咱们以普通消费者的角度来看问题,不管是看电视也好玩游戏也好,都是个享受的过程,我们都希望以轻松舒服的姿势来玩耍。可是,看3D电视我们一家人得戴着3D眼镜,还得进行一番需要专业知识的3D设置才能实现(当然3D资源确实也匮乏),这绝对不是一种轻松舒服的姿势。更早的时候,笔者玩过NVIDIA公司推出的3D Vision套件,那3D效果和兼容性确实很棒,可是你需要购买专门的3D显示器(很贵,型号也少),然后插上两根特制的DVI-Dual视频线材才能享用。

《精灵宝可梦go》是哐哐哐甩了VR几个大耳光啊!

VR呢?我朋友圈里有位同事,是公司新产品研发部门的Leader,买了一台HTC Vive来玩,过了一星期之后才见他在朋友圈里发消息说终于设置好了,能玩了!为了这个复杂的设置过程,HTC甚至还推出了付费上门人工安装的服务。Oculus Rift的情况也没有更好,头戴显示器加上追踪摄像头,最多情况下你需要连接四根USB线,再加上电源线、视频线和游戏手柄的线,玩游戏时你会发现自己的样子像是《黑客帝国》里的人物。这可真是一点也不“轻松舒服”。

这俩是比较高端的,市面上还有很多把智能手机插在头盔里当显示屏的Low版VR产品。他们怎么样呢?笔者比较爱挑刺,性格也很刻薄,所以对他们的评价是:制作简陋、画面粗糙、反应迟钝、佩戴不舒服、付费模式坑爹……说一无是处并不过分,不信你去买个来玩,如果你能每天2小时坚持服用一个月还不觉得腻,我就删掉这篇稿。

综上,我觉得不管VR未来怎么样,但是可以肯定一点:如果被市场淘汰,肯定是因为前述的这些给用户带来麻烦和使用门槛的原因。

VR在20年前就死过一回了

说起来,VR其实也是任天堂在20年前就玩过的,那是一款叫做VR Boy的游戏机,结果上市之后很快宣告失败,有“Gameboy之父”称号的横井军平因此担责离开了任天堂公司。笔者2008年帮一位朋友买过一台二手的VR Boy,借机会也玩了几把,发现它的视觉效果与任何一款已有的显示设备都完全不同,像素是全红的LED点阵,景深效果非常明显,立体感强烈。但问题是,它的3D成像性能太弱,完全没有贴图(当时PC上都还没有3D游戏呢),更致命的是作为便携游戏机它太大了,无法承受“BOY”这个掌机的名号。

《精灵宝可梦go》是哐哐哐甩了VR几个大耳光啊!

不过呢,从使用方便性上来说它已经不错了,使用电池供电,全机只有一根手柄线,比Oculus Rift那种“全身插管”的景象清爽了太多。之前看过一篇新闻,标题叫“Oculus创始人:任天堂VirtualBoy给VR业抹黑”,我倒是想说哥们儿你那全身插管才是给VR抹黑吧?

说了这么多, 最后还是回到标题上吧。为什么翻炒好几年的VR出了那么多的“创业团队”,至今没见到几个野生用户;而《精灵宝可梦go》一个看似低成本的游戏却让AR的风头一下子就窜了上来?真是哐哐哐打你们几个耳光都不一定醒悟得过来!

最后再夸一下(注:没收钱)任天堂这个公司,它的历史上其实也是经历了很多次的起伏和危机。回顾它每一次的重新崛起,不能说都与新技术的帮助无关,然而更重要的是它做的是借助技术开发出更好玩的应用(更注重游戏性)。例如Wii引入的体感游戏、NDS引入的双屏触摸游戏、3DS引入的裸眼3D游戏……这些游戏主机并不以技术新和性能强取胜,而赢在好玩,以及好玩的游戏多。

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